顶尖军事网——理性爱国者的网上家园 收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登录本站

英国威廉希尔公司_威廉希尔公司_威廉希尔官网>历史秘闻>毛泽东很恼火:苏联要和中国建联合舰队

    •  

      资料图:赫鲁晓夫与毛泽东。

       

        【摘要】:赫鲁晓夫开玩笑地说:现在我要发起一场进攻了。毛泽东问:那么请解释一下,什么是联合舰队?赫鲁晓夫滔滔不绝地就海军建设问题讲了半个多钟头,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的遮遮掩掩、绕山绕水显得十分不耐烦,便转向邓小平,向他要同尤金会谈的记录。然后毛泽东打断赫鲁晓夫不着边际的解释断然地说:我不能听你说。你当时在莫斯科。只有一个俄国人同我谈,那就是尤金。因此我问你,你说向我“发动一场进攻”的根据是什么?赫鲁晓夫回答……

        1958年7月21日,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在中南海游泳池向毛泽东转达了苏联领导的一个要求:就是希望在中国沿海建立长波电台和两国建立共同核潜艇舰队。毛泽东很恼火,当即严辞拒绝,并让尤金转告赫鲁晓夫,如果讲条件,我们双方都不必谈。如果他同意,他就来,不同意,就不要来,没有什么好谈的。毛泽东的态度,使赫鲁晓夫感到问题严重,立即决定秘密来华向毛泽东解释。7月31日,赫鲁晓夫又一次来到北京。

        从7月31日至8月3日,赫鲁晓夫与毛泽东举行了四次会谈。会谈初期,气氛相当紧张。赫鲁晓夫刚到北京,就直接来到中南海颐年堂,向毛泽东解释相关情况。赫鲁晓夫说:您一夜没有睡觉,当我收到这个消息后,我也一夜没有合眼。为了取悦毛泽东,赫鲁晓夫向毛泽东谈了一些他取消斯大林时期对中国的错误举措,毛泽东对此表示赞同,态度也较为和气。

        于是赫鲁晓夫开玩笑地说:现在我要发起一场进攻了。毛泽东问:那么请解释一下,什么是联合舰队?赫鲁晓夫滔滔不绝地就海军建设问题讲了半个多钟头,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的遮遮掩掩、绕山绕水显得十分不耐烦,便转向邓小平,向他要同尤金会谈的记录。然后毛泽东打断赫鲁晓夫不着边际的解释断然地说:我不能听你说。你当时在莫斯科。只有一个俄国人同我谈,那就是尤金。因此我问你,你说向我“发动一场进攻”的根据是什么?赫鲁晓夫回答:我并没有那样做。毛泽东越听越恼火,愤然起身,指着赫鲁晓夫:那谁应该受到攻击,毛泽东还是尤金?赫鲁晓夫回答:是不是我长时间的解释使您感到厌烦?毛泽东说:一点也不。你谈的是最重要的事情。

        赫鲁晓夫进一步解释道:我的确同尤金说过,毛泽东同志欢迎在战争的情况下我们共同努力合作。在1954年我们访问期间和您1957年在莫斯科期间,您都谈过这件事。不幸的是,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在这件事上采取过任何行动。因此,我指示尤金说明情况。毛泽东说:尤金不止一次地讲到要建立联合舰队,我问尤金,谁将拥有这支舰队,中国人,苏联或者是共同拥有?比如,如果在一支舰队中有100名海军,你我各自拥有的比例是多少?赫鲁晓夫回答:舰队不能两个国家所有。舰队要有人指挥。当两个国家指挥时,就不可能进行战争。如果你们向我们提出这样的建议,我们同样会反对的。毛泽东稍稍松了一口气说: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乌云都散去了。赫鲁晓夫笑着回答:本来一开始就没有乌云。我们不会侵犯中国的主权,这是我们党的一个基本态度。毛泽东说:但是我们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结果,想睡觉也是徒劳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再担心了。

        第二个问题是在中国建设长波电台的问题。赫鲁晓夫解释道:我想谈完海军的事情,再谈电台的事。我认为尤金对指示的这一部分做了不正确的说明。毛泽东回答:但是当时有七八个人在场。我当时说那不是一种合作。当听说这一建议时,每个人都震惊的直喘气。赫鲁晓夫说:尤金是个诚实的人,他非常崇敬中国和您本人。他是苏共中央里的老实人,做了许多事情来加深我们两国的友谊。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于他错误地理解指示而产生误会的结果。我也给您带来了难以处理的问题。如果您发现问题已经超出了共产主义观点的界限,那么您就应该睡个好觉,告诉自己这是个误会,并试图重新澄清一下。您看,我在催促您了。毛泽东回答:我说过,这也许是一场误会,我希望是误会。我当时就说过,我们可以给你们整个中国的海岸,但就是不同意搞联合舰队。赫鲁晓夫开玩笑地说:您可以去睡觉了。毛泽东回答:现在我不激动了。我们应该就会谈发表一个公报。也许我们可以吓唬一下帝国主义者。它们会被吓着。赫鲁晓夫马上附和道:这是个好主意。让他们猜一猜赫鲁晓夫和毛泽东究竟谈了些什么。

        在随后几天会谈中,由于长波电台和共同核潜艇舰队问题已经解决,双方转而谈分歧不大的国际形势,因此气氛比第一天的会谈融洽一些。不过,还是有些争论。赫鲁晓夫就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一事问毛泽东:你们为什么往我们后院抛石头?毛泽东坚定地说:我们不是抛石头,是抛金子。赫鲁晓夫断然道:别人的金子我们是不要的!毛泽东回答:不是你不要别人的金子的问题,是我们要助你们一臂之力。关于国际关系问题,赫鲁晓夫建议:对亚洲,对东南亚,你们比我们清楚。我们对欧洲比较清楚。如果分工,我们只能多考虑考虑欧洲的事情,你们可以多考虑考虑亚洲的事情。毛泽东坚定地说:这样分工不行。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实际情况,别的国家不好去干涉。会谈期间,毛泽东也讲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中国人是最难同化的。过去有多少个国家想打进中国,到我们中国来。结果呢?那么多打进中国的人,最后还是都站不住。赫鲁晓夫听后面无表情。

        8月3日,赫鲁晓夫离京返回莫斯科,临行前,毛泽东到机场为赫鲁晓夫送行,但没有同车,送行时也没有搞什么仪式,冷冷清清。虽然媒体高调公布中苏首脑在一系列问题上取得完全一致,但难以掩盖两国两党关系的裂痕,特别是随着炮轰金门、中印边境冲突等事件的发生,两国两党分裂的关系逐渐表面化,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关系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公开争论、互相指责甚至漫骂的破裂境地。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